您当前的位置 :北京赛车算冠军软件 > 新闻资讯 > 业界

揭秘故宫总管:曾主持故宫史上最彻底文物清理

2017-12-21 10:46:36 来源:新京报 作者: 责任编辑:残缺的美 浏览: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梁金生的爷爷梁廷炜和父亲梁匡忠参与护送故宫文物南迁躲避战乱。1949年,爷爷又运送部分文物去了台湾,父亲留在南京。“原以为跟以往每次迁移一样”,不想,家人分隔两岸。

  梁金生,在故宫工作38年,他主持完成了故宫历史上最彻底的一次文物清理。故宫人叫他“大内总管”。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摄

  梁金生69岁,穿黑色改良中山装外套,戴一副方正的银边眼镜,鬓角的白发微卷,又从镜腿儿下钻出来。

  他每天骑自行车上班,两点一线,38年里搬了2次家,换了5辆自行车。

  “不喜欢跟人挤公交,一堵车他就急。”都是退了休的人,梁金生有一种妻子苏剑始终理解不了的急迫感,“他恨不得每天一出门,就能立马坐在故宫那间办公室里。”

  他的生活轨道在文物和历史里穿梭。如果不是最近火爆的电视节目,几乎和熙攘的现代生活没有交集。

  “我们一家五代人都在故宫工作,要论工作时长,除了皇帝,没有比我们更久的了。”10月,在浙江卫视一档节目里,他一句话逗乐了台下的观众。到了岁末12月,综艺节目《国家宝藏》播出,年轻人看了他家的故事,在微博上刷屏:“看哭了!”

  退休前,梁金生是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处主任。他主持完成了故宫历史上最彻底的一次文物清理,180多万件文物,精确到个位。故宫人叫他“大内总管”。

节目中梁家辉和梁金生(右),带着十几位年轻国宝守护人,宣读誓词。视频截图

  38年“翻旧账”

  从故宫东华门往里走,穿过三座门,就到了紫禁城原来的会典馆,这就是梁金生的办公室。

  综艺节目的播出吸引了记者和老友的拜访。“梁老,您今天的点击量挺高啊!”东华门的保安见记者来访,在电话里逗乐儿,“平时,没什么人,这两天来的可不少。” 

  梁金生的工作并不像电视上展现得那么“波澜起伏”。更多时候,他拿着一柄碗口大的放大镜,趴在办公桌上“翻旧账”。

  梁金生最宝贝的东西是几本民国时期的油印目录,因为常翻,书页油黄、破损,露出白色的装订线。陪伴他的还有一件旧物——一只生锈的蓝条铁皮暖水瓶。

  “梁老,这几件东西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一位同事拿着账本跑来咨询。“这应该是建南京长江大桥时候挖到的。”他摘下老花镜,凑上前看了一眼,又把眼镜戴上,语气肯定。

  梁金生在故宫38年,主要干一件事,管账。

  从办公室出门往西走,不远处就是文渊阁。梁金生的爷爷梁廷炜当年在文渊阁保管《四库全书》。再往前推,他的高祖父和曾祖父都是清宫如意馆的画师。

梁金生一家五代都曾在故宫工作。视频截图

  他父亲梁匡忠,则在17岁时就进入故宫,干了一辈子文物保管,2002年退休。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梁廷炜和梁匡忠参与护送故宫文物南迁躲避战乱。1949年,梁廷炜又运送部分文物去了台湾,梁匡忠留在南京。“原以为跟以往每次迁移一样”,不想,家人分隔两岸。

  紫禁城运出的13491箱文物一分为三——南京、北京、台湾,“三个地方的箱子数加起来,最后对不上。”梁金生说,由于历史原因,很多东西无从查找。

  点查和征集文物,像等待家人团聚一样,成了父亲梁匡忠和梁金生最重要的工作。

  清宫里的遗存按不同时期被编上了不同的编号。梁金生需要一件件核查,还要把不同编号的文物进行考证、理顺。

  1993年,他在台北故宫,隔着玻璃柜,第一次看见了那些被爷爷护送的文物。镇馆之宝翠玉白菜,编号是“岁四零八之一”。

  当年,把溥仪赶出皇宫后,清室善后委员会以《千字文》顺序给故宫文物编号。他按照账本查找:“岁”字号的文物,来自永和宫、同顺斋、总务处、坤宁宫和冬暖阁。

  “一件件核查,挺难的,但是钻进去,就像跟不同时期的历史对话。”从2003年到2010年,他主持了故宫第五次文物清理工作,卯足了劲儿“想给故宫做一本清清爽爽的文物账”。

  这7年时间,梁金生晚上做梦会梦见账本。“梦见账上对不上的东西,在梦里知道从哪里着手去查。”

  王硕协助梁金生管理账目,刚入宫那两年,她觉得梁金生挺严厉的。“七年文物清理,一百八十多万件东西,一件一件去找,每个数字一点一点算出来。”

  20万字的乾隆大藏经,以前不算文物,清理时列入了文物。清宫的铺垫、帷幔等生活用具,也列入文物,“该修复修复,该除尘除尘”。

  还有一些工作让他挂心。

  “比如说,账上有个东西,附属有一个囊匣,或者锦盒,实际上库房报告没有,我就需要把总账上的附件去掉。反之也一样。”梁金生说,这些工作外人看不到,不做完,历年积累的问题会越来越多。

  2010年,历时7年的文物清理结束,他写了10万多字的验收报告。   

  “清理解决了一部分历史遗留问题,还有一部分没解决。”总结会上,院里给他颁发了首个特殊贡献奖,可他不甘心。

  六十多岁的他没忍住,做报告时哭了一场。

  眼下,梁金生正在核对的是《故宫已佚书籍书画目录四种》。这本书从故宫保管部的老人手里传下来,记载的是溥仪通过溥杰偷出清宫的书籍和书画。

  “只要系统里有,就说明当年失散的东西已经找回来了。”他专门选了一根大红色的铅笔,找到的文物,会在目录的名字上画一个红圈。书里记载了两千来件文物,画圈的不到两百件。9月核对完一遍,反过头又开始复核。

  他用右手食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低头核对书上的名字时,得把眼镜摘了,或者得端起放大镜。初冬的午后,阳光洒在文渊阁绿色的琉璃瓦沿上,灰喜鹊在门前的古槐上叽叽喳喳。

梁金生每天骑自行车上班,两点一线。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摄

  “故宫的墙,厚”

  在事业的选择上,梁金生绝对算不上“随遇而安”。

  他出生在南迁的路上。父亲梁匡忠为了纪念战争里的漂泊岁月,依照迁移的地点为5个孩子取了名字。他出生在文物返运南京的路上,因南京旧称金陵,他便叫“金生”。

  那个年代,爷爷梁廷炜去台湾的经历,被认定为“盗窃国家文物罪”,梁家人被戴上了反革命分子的帽子。

  “招工,不要我;招生,不要我;基干民兵,也不要我。”1968年,他在内蒙古插队。五个人申请入党,只有他识字,申请书都是他代写的,最后只有他没入党,理由是“海外关系不好调查”。

  他成了既不是“红五类”也不是“黑五类”的“另类”。

  当1979年大批知青开始返城时,“大家都在讨论,只要回北京,掏大粪、扫大街都行,”梁金生的妻子苏剑记得,“唯独他始终不吱声。”那时,同为北京知青的苏剑和他结婚不久,他给不满一岁的儿子取了“骏马”的骏字,打算扎根在草原。

  牧场的场长信任梁金生,推荐他在当地小学教书。知青返城时,他帮“从不求人”的梁金生办下了回城指标。“为了孩子,也得回北京。”场长劝他。

  梁金生想,“要回北京,就一定要回故宫。”他从小吃故宫的饭,在宫里逮蛐蛐。小学时,勤工俭学,在延禧宫的库房门前拔一暑假草,等到开学,学费就有了。

  除了感情因素,故宫也是特殊年代里的港湾。

  “故宫最了解我们家,我到社会上,人家说‘他们家海外有人’,但是故宫不会。它最知道文物南迁是怎么回事。”故宫保护过父亲,他心里想的是,只要进故宫,让我干什么都行。

  1979年,31岁的梁金生因为年龄超标,考进了故宫唯一招收30岁以上员工的工程队。

  在工程队,他和泥、搬砖,当壮工。

  那时候一群工人光着膀子,下身穿蓝色劳动布的工裤,脚踩绿色解放鞋。“蓝裤子”和“解放鞋”在脚手架上来回跑,外国人咔嚓咔嚓在下面摁快门。一堆工友乐:“诶,今儿(照片)又出国了啊!”

  他在午门前漫过地——洒一层土,工工整整铺上砖。城墙上也有他的影子,荒草拔了,从北往南铺上新砖。

  干了5年泥瓦匠,身体开始吃不消时,他调到了保管部。时光交叠,保管部是梁金生的爷爷和父亲都曾供职过的地方,主要管理库房和账目。

  在那些层级分明的文档里,有一个文件夹叫“梁氏家族”。梁金生建了个二级文件夹,叫“传家宝”,里面存着从不同渠道得来的家族资料——有南迁之前爷爷整理文物的照片,也有曾祖父和高祖父的画作。

  退休返聘后,故宫没人给他记考勤。14年前买来那辆黑色捷安特还是每天7点从家出发,1个小时后,吱呀一声,办公室的门被如约推开。

  2008年,刚退休那会儿,返聘费每个月给980块钱。外面有人高薪挖他:“就给九百多你也干啊?!”他笑呵呵拒绝,“我乐意啊!”登门的记者好奇,“外面变化这么大,您就没想过改变一下?”

  “故宫的墙,厚。”他嘿嘿笑,又欠身补充说,“随遇而安。”

2008年退休后,梁金生被故宫返聘。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摄

  “倚老卖老”

  “老爷子最经典的是他的工作日志。”在王硕印象中,从1985年开始,梁金生开始写工作日志,到现在,巴掌大小的牛皮纸笔记本,摞起来已经是几座小山。

  在同事眼里,梁金生是故宫的一个支柱,“所有经他手的事儿,都有详细的记录。”

  有一次,梁金生跟美国人谈判,对方一定要(借)乾隆大阅图。

  “不行,乾隆大阅图去年出国,今年刚回来,绝对不能给你们(展览)。”僵持不下时,美国来的同行在院子里跟故宫的外事“吐槽”:你们这个梁先生怎么这么死板?

  2005年,在梁金生的提议下,故宫通过了《关于文物保管的规章制度》。

  他最有成就感的,是把文物的休眠制度,写了进去。按照制度要求,凡是从库房里拿出来的‘一级品’文物,展出结束后必须休眠3年,3年内不得再出库。

  “画卷打开,再卷上,连续见光,”梁金生皱着眉头,抖抖双手,“它承受不了。”

  上世纪90年代,一家文物单位曾向故宫借过一批文物用于展览。2004年,梁金生去看文物的情况。进去一看,“我都不认识了。”妃子们穿的彩色花盆底儿鞋,(晒)成白色了。慈禧给狗做的狗衣,也成了白色了。让文物休眠,成了他力推的一项制度。

  退休前,故宫开始做藏品的数字化。“他好像觉得重任在肩,一夜之间学会了用电脑。”王硕说。60多岁的人,不会背五笔口诀,拼音没学过,学的是注音字母,“只能一边查字典一遍打字,典型的一指禅”。

  他不仅学会了打字,还跟中科院合作,帮故宫开发了一套文物查询系统。

  推着他往前走的,很多都是故宫外的普通人。

  1985年,民国时天津第一名医陆观虎的外孙潘大卫,找到梁金生,“要捐给故宫一对儿珐琅冰箱”。冰箱是故宫里流出的,陆观虎疼爱有加,天天用核桃油擦拭。文革结束后,潘大卫想让冰箱物归原主。

  “我们要给他一万块钱作为奖金,”梁金生回忆,潘大卫听见就蹦起来摆手:“不要,绝对不要,就写一个市民捐赠,名字都不要写。”

  也是在1985年,河南农民何刚,把在自家院子里挖出的一缸银器,全部捐给了故宫。当时文物贩子扛着一麻袋钱去找何刚,他觉得“东西是国家的,得给国家”。

  “他们觉得故宫是那些宝贝最好的归宿,境界是这种的。”他把手向胸前抬了抬。 

  在账本里埋头久了,对领导他也会“唱反调”。

  有一年,某部委到故宫来,要给可移动文物定价,“国家应该掌握一个博物馆藏品的价值”。

  “我说定不了,定了没意义。”他给领导举例子,“齐白石一个扇子,1952年买的,花了15块钱,写上15块,能代表什么呢?文物是无价的。”

  会议开了两天,梁金生犟了两天,最后没办。“调查文物的伤况,可以对决策者起到参考作用的工作,应该做。上面为了完成任务要做的工作,不能做。”他心里有条原则,为了这个,他不怕别人说他“倚老卖老”。

梁金生。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摄

  “他像一块板子,就钉在那儿了”

  2016年,梁金生的生活有一点变化,春节时搬到双井跟儿子梁骏一起住。

  搬完家,他一直转不过神儿来。

  梁骏印象里,父亲一年四季都是衬衣、西裤。“给他买牛仔裤、冲锋衣,不穿;买旅游鞋,不穿。皮鞋只穿一双,穿坏了,把鞋扔那儿,穿上新的回去。”有一年一气儿给他买了三双皮鞋,老爷子还是只穿一双,穿坏了再穿新的。

  “他活在自己的一套规则里,夸张点说,烟灰缸换了地方,可能都得急。”在家人看来,梁金生古板。

  黑色的捷安特从2003年骑到现在,晒成了灰色。海绵的座套磨破了,露出黑色的车座,梁金生有点愁,路边慢慢没了修车店,找不到人修。

  梁骏开了旅行公司,老伴儿苏剑爱热闹,退休之后,不存钱,全世界旅游。

  梁金生只和她出去过一次,“有苏联情结,只俄罗斯那趟去了”。更多时候,在苏剑眼里,他像一块板子,“搁到故宫这一个地方儿,就钉在那儿了”,拉不动。

  梁金生对故宫以外的世界没有很大的热情,除了涮羊肉和炒肝儿,他唯一的爱好是看体育节目。足球、篮球、斯诺克……“比赛和文物一样,不是瞎编的,都是实实在在的。”

  1994年,梁骏买了辆车。过了小半年,梁金生问他,“你这管谁借的车啊,该还人家还人家啊。”梁骏哭笑不得,“对房子、车这些东西,他不费脑子”。

  故宫80年代开始征集文物,财务处买文物就认梁金生一枝笔。院里有人说,“老梁这是个肥差”。梁金生听了笑笑,文物的事儿,“一跟钱沾边儿,我就不愿意。”往口袋里塞信封儿的事不少,他的处置办法是“谁要给塞钱,马上就跟别人嚷嚷,对方听了就不敢再送。”

  除了故宫,梁金生最愿意呆的地方是当年下乡的扎鲁特旗。他的电脑桌面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那是最近回内蒙时拍的。

  从结婚到现在,苏剑见梁金生哭过两次。“一次是1976年毛主席逝世,一次是2006年内蒙古牧场的老场长去世。”

  那是半辈子里梁金生情绪最激烈的一次。他在老场长的家里“嚎啕大哭”,苏剑劝他,“你这么哭,让人家子女怎么办?”这才劝下来。

  梁金生有个心结,也是梁家人的心结——分散在北京、南京、台湾的文物能够真正聚一次首。

  年轻时,梁骏不理解,“在我看来,存在哪里都一样,文物是全人类的财富。”后来听父亲念叨多了,他开始明白,“对他来说,迎文物回家,就相当于等亲人团聚。”

  聊起一家五代的经历,梁骏说,“一辈子就干这一件事,对我来说,会让我非常抓狂。”他生在70年代末,赶上经济飞速发展的年代,喜欢尝试新鲜事物。

  爷爷梁匡忠给梁骏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关于工龄。“他生前一直抱怨,1949年之前,他在故宫工作的十几年,国家没给他算工龄。”梁骏说,“在爷爷心里,故宫是1925年成立的,他是给故宫工作,中国人的故宫。”

  父亲梁金生让他印象最深的记忆有两段。

  5岁时,他违反父亲的规定,爬上了姥姥家的房顶。那是唯一一次被父亲打,另一段记忆和梁金生的自行车有关。刚上小学时,父亲骑着自行车去学校接他,从北新桥骑回北京工体的家。一路上,书卷气的父亲教他背诵的是四言乐府诗《龟虽寿》。

  他至今仍能诵读: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文章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残缺的美

 

 
版权和转载声明
    凡标注有来源:亮宝楼xxx 字样的所有内容,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亮宝楼艺术文化网或:www.hgmji.mypfv.cn;本站标注“禁止转载”字样的内容,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复制、篡改利用;本站其它媒体来源或收录的文章信息,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同时我们声明:由于网络信息传播的特性,与本站非正式合作的任何个人或组织一概不予以支付任何稿费(或其他费用),如因文章或信息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的,请在15日内联系我们,双方取得联系和证实后我们将作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的服务;杜绝以任何理由索取稿费或诈骗的行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业界 / 资讯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29-82069863 技术服务:029-82069863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亮宝楼官网 www.hgmji.mypfv.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5
 
2017戒赌交流群 北京pk10开奖龙虎qq群 北京赛车pk10投注微信群 北京pk10开奖直播cp 北京赛车pk10内部开奖结果
北京pk10群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北京pk10输了 北京赛车pk10人工计划 微信pk10平台 北京赛车pk10冠亚和
北京赛车pk10免费试用 开户送彩金的娱乐 北京pk10大特图片 北京赛车pk10源代码 8码滚雪球
北京pk10单双在线计划 pk10冠军单双软件 北京赛车前后路珠 易算北京赛车pk10大小 北京赛车pk10怎样购买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查 排列5开奖 最新湖北快三专家预测 今日福彩3d好运彩字谜 重庆时时彩玩法攻略
体彩天津11选5走势图 26选5好彩3奖金 足球宝贝视频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3d开机号和试机号今天t
时时彩官方开奖 广东11选5走势图基本 安徽11选5遗漏号 腾讯分分彩稳赚 投注比例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下载 赌三公赢钱的经验 t天津时时彩开奖视频 广西快3和值表